□金陵晚報記者 李有明
  通訊員 萬慶松
  深夜,四橋高速上有男屍,頭部和腳部被車輛碾軋,場面令人不敢多看。死者身上有5張火車票和1張汽車票,火車票都是同一天的,有北京到杭州,有北京到金華,還有徐州到蚌埠等,汽車票是從趙公口到金華。死者身上還有幾張賓館的房卡,這些賓館都是位於北京的。
  經調查,事發當天,這名浙江男子乘坐北京前往杭州的火車。令人疑惑的是,他為什麼死在南京轄區的高速公路上?
  交警高速四大隊連續7個晝日的奮戰,終於偵破了案件,找到了肇事車輛和司機。目前,死者家屬已經將肇事司機起訴至法院。
  死者買了5張火車票和1張汽車票
  該案發生在今年2月22日凌晨2點多。交警高速四大隊接到報警,稱在四橋高速金牛湖服務區附近,有一個人躺在路中間,好像被車子碾軋過。隨後,值班事故民警馬承偉趕到現場。
  死者是一名男子,沒有穿鞋,頭部和腳部有被車輛碾軋過的痕跡,身體其他部門沒有明顯傷害。馬警官在事發現場仔細勘查,並沒有有價值的線索。事發凌晨,附近沒有探頭,也沒有目擊證人。男子為何深夜出現在高速上,是車禍還是惡意拋屍?一開始,這都是疑問。
  更奇怪的是,馬警官在死者身上找到了5張火車票和1張汽車票。5張火車票是同一天的,有從北京到杭州、從北京到金華,還有從徐州到蚌埠的,等等;1張汽車票是從趙公口到金華的。此外,死者身上還有幾張賓館的房卡,這些賓館都在北京。
  死者為什麼買6張車票,為什麼離開北京卻沒有退掉房卡?他坐火車離開北京,目的地都不是南京,為什麼會死在南京轄區的高速上?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辦案的馬警官一時也有些迷糊了。
  中途下火車,赤腳扒在貨車上
  通過對現場車輪印的鑒定,碾軋死者的是一輛大貨車。但由於線索有限,辦案民警只能大海撈針。4名交警調看四橋高速6處收費站的監控視頻,搜訊的時間為2月21日晚上10點至2月22日凌晨3點。結果顯示,在這段時間內,共有2000多輛貨車經過收費站。
  根據車牌號碼,辦案民警通過警務平臺查詢車輛信息和車主電話,然後挨個和車主聯繫瞭解情況。
  有兩名大貨車司機提供了有價值的線索。一名司機說,事發當天凌晨1點40分至1點50分之間,他開車經過事發地點,看到地面有一個黑影子;另一名司機說,事發當天凌晨1點左右,在程橋附近,看到一輛裝滿貨的平板貨車,蘇C牌照,貨物外面有固定的尼龍繩網格,有一個人扒在網格上,就像蜘蛛俠一樣。
  根據這兩個線索,辦案民警將事發時間推定在凌晨1點至1點50分之間。經過梳理,2000多輛貨車縮減至400多輛。
  同時,民警得到另一條關鍵線索,死者生前是從北京乘坐火車前往杭州,但在徐州就下了火車。死者為何赤腳扒在平板貨車的網格繩子上?帶著疑問,另一路辦案民警決定前往徐州尋找線索。
  從貨車上摔落遭後方車輛碾軋
  在徐州,民警找到了死者曾住宿的賓館,走訪瞭解到一條重要信息:在徐州,死者坐上了北京開往福建寧德的大巴車。
  這輛大巴車的視頻顯示,該車行至六合服務區加油時,死者連鞋子都沒穿,拎著一個塑料袋悄悄離去。交警估計,就是在這個服務區,死者爬上了那輛蘇C牌照的平板貨車,但到了事發地點摔落在地,不巧被後方快速駛來的大貨車碾軋。至於死者為何購買那麼多車票,以及中途莫名地轉車,交警也不清楚為什麼。
  案情逐漸明瞭,交警最終鎖定了一輛浙D牌照的快遞公司運輸車。該車底盤有噴射狀血跡,經化驗,血跡與死者現場遺留血跡的DNA完全一致,案件就此告破。目前,死者家屬已將肇事司機起訴至法院。  (原標題:從北京坐火車去杭州 死在南京的高速上)
創作者介紹

ammkg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