據新華社消息:遼寧省環保廳根據《遼寧省環境空氣質量考核暫行辦法》,首次給沈陽、大連、鞍山、撫順、本溪、營口、遼陽、葫蘆島8個城市開出“霧霾罰單”,罰款總計5420萬元。其中,沈陽被罰3460萬元,受罰最重。據介紹,這些罰金將全部用於“藍天工程”治理環境空氣質量。
  消息一齣,網友立即戲稱為“罰款治霾”,並對其合理性和效果提出了疑問。網友的擔心大多是給城市開出的罰單由誰買單?是地方政府財政支出,還是污染企業?幾十萬、上百萬乃至千萬級罰單,能達到治霾效果嗎?
  這兩個問題其實不難回答。“霧霾罰單”不管是政府買單還是污染企業買單,最終都是老百姓買單。排污企業交了罰款,難道不會轉嫁到產品價格上嗎?肯定是誰購買了污染企業生產的產品誰掏錢治霾。這倒也有其合理性,至少比單純由政府買單,實際上是全體納稅人掏錢錶面上合理一些。但要看地方政府是否把罰單分解到本地排污企業頭上。
  有一點需要指出,地方政府接受處罰,交了罰款,不管是否專項用於治理環境空氣質量,錢都是進了政府的錢袋,只不過是從這個錢袋轉到另一個錢袋而已。遼寧省環保廳本來就是省政府下麵的一個部門,地方政府交的罰款也不是給了環保廳,是要進省政府錢袋里的。由省政府拿出來再撥給下麵的地方政府去治污,只是完成一次錢的旅行。省政府、環保廳大概是不可能自己拿錢親自治霾的吧?這種政府自己罰自己的“游戲”顯然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治污問題的,不要說罰幾十萬、幾百萬對一個地方政府不痛不癢,就是罰幾千萬、幾個億對沈陽這樣的省會城市也不過是九牛一毛,並不傷筋動骨。更何況,罰出多少,最後還能拿回多少,怕個啥?罰款用於專項治污,也就是說這筆罰款不能給那些沒有污染的城市,而越污染的城市、交罰款越多的城市,肯定是治污任務最重的城市,拿回罰款最多的城市。
  這種“罰款治霾”與全國假日辦向民眾征求放假安排意見大同小異,都是形式大於內容,是否屬於形式主義,事實是檢驗的標準。既然是走形式,為什麼還要大幹特乾呢?原因也很簡單,表明我們在乾工作,工作還挺繁重。不搞罰款,不搞考核,環保廳乾什麼去?假日辦不搞點征求民意的工作,那麼多人乾什麼去?有人問我全國假日辦是什麼級別的機構設置,裡面是否還設有春節處、五一處、國慶處以及清明科、端午科、中秋科,我回答一概不知。反正從12月11日才公佈明年如何休假的事實看,他們這一年那麼多人的工作是忙碌、繁重的這一點不容置疑。
  前幾天,全國100多個城市霧霾,空氣污染日趨嚴重,說明大部分地區環保部門工作沒有做好。就如同疫情擴散,衛生防疫部門工作沒有做好一樣,首先應當問責環保部門。設置這個機構是為了防患於未然,而不是出了問題忙於去罰款。疫情擴散,衛生防疫部門忙著都去罰款,這能搞好工作嗎?現在的問題是無人問責環保部門。J012  (原標題:誰來問責環保部門?)
創作者介紹

ammkg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